当前位置:首页 > 北大医药代持案内幕:“李友”一年获利1.9亿元

北大医药代持案内幕:“李友”一年获利1.9亿元

时间:2017-05-20 08:01:17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原标题:北大医药代持案内幕:“李友”一年获利1.9亿元

  北大医药代持案内幕:“李友”一年获利1.9亿元

  记者:王迎春

  事情过去两年有余,但北大医药(000788.SZ)的不少投资人仍忘不了2014年11月首个交易日的情景,令人惊恐。

  当天上午的交易与往常无异,股价甚至还有微幅爬升迹象,成交量也无特别之处,并没什么大单进出。午后开盘节奏陡变,价格突然从18.85元掉至16.99元,直接跌停。52分钟后,北大医药股票被实施紧急停牌。当天晚间,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公布了事情端倪。一家名为“北京政泉控股”的公司举报了上市公司股东的关联方涉嫌股票代持、内幕交易。三个月内,举报者与被举报者相互攻伐,自此一幕幕隐匿于抽屉中的资本交易浮出水面。

  举报者郭文贵,人称“邪性富豪”,卷巨款出逃国外,身负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被举报者核心人物是李友,他曾一手缔造方正集团的资本版图,如今已认罪伏法。

  事实上,双方互撕之前,曾是亲密盟友。2017年5月5日,证监会公布了四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每一份都与方正集团有关。深度发掘发现,北大医药6.71%股份代持关系的背后,是李友与郭文贵之间的一段甜蜜时光。

  郑州初识

  5月5日,证监会在同一天内公布四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每一张罚单皆指向方正集团。如此大范围、有组织且直接牵涉方正核心高层的违规,令方正集团的企业形象大打折扣。此种窘态与这家企业的出身形成鲜明对比。

  31年前,北京大学教授王选建立校办企业,方正集团基业由此而来。据其官网公布数据,截至2016年12月31日,这家校办企业已然成为一个庞然大物,资产规模接近2400亿元,员工约有3.5万名,产业覆盖IT、医疗、金融、地产、教育五大领域,拥有六家上市公司。

  方正集团成长如此迅速与魏新、李友等人资本运作分不开。李友,重庆人,此前被称“凯地系”十虎将之一,1992年之前曾在河南省审计厅从事审计工作,后与张海结识,两人曾共同成立河南心智实业有限公司,并将其发展成凯地系运作的重要平台。

  “凯地系”由张海一手搭建,他曾因争夺健力宝一事而闻名天下。2001年至2002年短短两年间,凯地系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先后得手或参股11家上市公司,直至举牌方正科技(600601.SH)。这一次,张海与方正集团时任董事长魏新两大高手可谓狭路相逢。两人的对局,似乎也成为张海命运的重要转折,短短几年间,魏新将野蛮人张海的“凯地系”核心团队分步瓦解,十虎将中的五人先后被方正集团吸收,其中也包括李友。2001年,李友进入方正集团,第一站正是方正科技。直到事发之时,李友已经是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

  就在李友从事河南省审计厅工作的最后一年,李友遇到了郭文贵。当时曾因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郭文贵从河南濮阳来到郑州,并结交了一位60多岁的女港商,在这位被他称为“好大姐”的帮助下,郭文贵做起了房地产生意,财富之路由此顺利铺展开来,他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大老板”。

  数年后,郑州第一高楼——裕达国贸大厦拔地而起,老板正是郭文贵。此时,李友刚刚离开张海,来到北京进入方正科技。

  亲密时光

  有了过往在河南的交往基础,郭文贵与李友这两个老熟人经常往来,关系更甚从前。直到今年5月5日,证监会的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让两人的商业联系浮出水面。

  为了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增加股份的流动性,以引进新的资金,2013年6月4日,北大医药的关联股东——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拿出北大医药11.75%股权,向社会公开征集受让方。几天后,交易达成,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泉控股”)以每股9.2元共计3.68亿元的代价,接过了其中6.71%的股权。

  据证监会调查,银行提供的来往流水揭出另外的答案。首期30%的保证金11040万元,有6000万元来自方正集团,方正集团转账给子公司,再把这笔钱分三拨转至上海与深圳两地三家公司名下,分别为A公司、B公司、C公司,最后这些钱全都流入郑州浩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浩天)账上,郑州浩天最后将这笔钱转给政泉控股。

  保证金余款5040万元则由北大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用银行票据以背书的方式,转让给A公司,由于A公司贴现后,经B公司、C公司转账给郑州浩天,郑州浩天最后将这笔钱转账给政泉控股。70%的尾款则由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向河南的两家公司借入2.576亿元,然后转账给政泉控股。

  也就是说,政泉控股获取北大医药6.71%的股份,由方正集团、北大资源集团以及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钱。由此,证监会认定,政泉控股不过是替人代持。

  政泉控股的老板正是郭文贵,上述代持事件的主导人则是李友,两人的合作可谓无间。

  终成残局

  一年之间,对这笔股份的处理颇耐人寻味。6.71%股权对应4000万股北大医药股份。政泉控股先将这笔股权进行质押,融资2亿元,其中1.9999亿元转入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账户。一年之后,政泉控股对上述一半股权进行解押,解押资金1.05亿元则来自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华鼎”)。事实上成都华鼎的这笔钱又来自向方正集团的借款。

  解押之后,政泉控股迅速出清所有对北大医药持股,交易额5.576亿元,这笔钱转入北大资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账上。

  对北大医药的减持正是由李友指挥。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代持操作中,记者比对四份处罚决定书,发现成都华鼎、A公司、C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皆为李友个人。而成都华鼎事实上持有方正集团18%股权,C公司事实上持有方正集团17%的股权,只是这笔股权仍未过户,留在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名下。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通过复杂的股权转让,李友等高管层仅以3.1亿元,便掌握了方正集团35%的股权。

  不过,李友似乎并不想让自己对方正集团的真实持股公之于众,其以200万元欠款,为过户留缺口。

  在与郭文贵的这笔代持交易中,李友动用方正集团的资金如自家钱箱。前一笔保证金中有6000万元来自方正集团,后一笔解押股票时,1.05亿元也是向方正集团伸手。

  “代持的一个目的是为了规避信披,也属于内幕交易范畴,因关联股东增持行为相当于控股股东增持。”四川一家上市公司张姓负责人说。

  上述持股交易于2013年9月完成,半年之后,北大医药启动重大资产重组,引入新的资产。在重组预案公布不到半个月,李友赶紧指挥对这笔股权进行解押、清仓。

  从指挥、布局到资金调动,仅一年时间,这笔股权交易就带来1.896亿元盈利,即使扣除借款利息与费用,也相当可观。恐怕李友也未曾想到,他的算盘被郭文贵给踢翻。

  最终郭文贵出逃,李友沦为阶下囚,被罚7.5亿元,终身市场禁入。郭文贵曾公布自己的香港电话,记者试着拨打,电话无法接通,另外,记者通过其公布的微信号与之联络采访,信息沟通是顺畅的,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收到相关问题的回复。

  (注:A公司:上海招强贸易发展有限公司,B公司:上海忆凌贸易发展有限公司,C公司:深圳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25431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