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欲成大业,先受大苦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欲成大业,先受大苦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微软丹棱街5号

原标题: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欲成大业,先受大苦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欲成大业,先受大苦

丹棱君有话说:萨提亚·纳德拉为人熟知的是他微软历史上第三任 CEO 的身份,以及在任三年多的时间让微软创造了超过 2500 亿美元市值的成就。他在自己的新书 Hit Refresh 中,将 “Empathy”(同理心、同情心)和 “Growth Mindset”(成长型思维)视为重塑和变革微软文化的重要支点。纳德拉是如何领悟到 Empathy 和 Growth Mindset 的真谛的,让我们从他的早年生活说起~

萨提亚·纳德拉是微软历史上第三任 CEO,也是继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 两个创始人之后的第一个非创始团队 CEO 。

自从 2014 年 2 月被宣布成为微软新一任 CEO 至今的短短三年里,微软股票在纳德拉的手上达到了历史新高,超过了 1999 年最高峰时的 58.38 美元(微软 2003 年拆分股票时为 23 美元)而达到了 76.54 美元,市值达到 5876 亿美元,成为全球高科技公司第三强。

萨提亚·纳德拉创造了微软的新奇迹。在萨提亚·纳德拉接手微软 CEO 的时候,他已经在微软工作了近 22 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微软人。而当时微软在遴选下一任 CEO 时,几乎所有舆论都不倾向于启用于一个老微软人。特别是当时史蒂夫?鲍尔默刚刚完成了饱受争议的 Nokia 收购,业界评论认为应该由一个外来 CEO 重振微软。

没有想到的是,萨提亚·纳德拉成为了史蒂夫?鲍尔默为微软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这位来自印度的移民,与谷歌 Sandar Pichai 一起,成为了硅谷最有权势的新一代 CEO 。然而,萨提亚·纳德拉身上却没有 CEO 的那种盛气凌人,相反他为人谦虚、愿意倾听且平易近人。

最近,纳德拉的新书 Hit Refresh 英文版出版了。这并不是一本自传,而是试图解释微软这一轮重启和复兴背后的逻辑。纳德拉在一开篇就指出,鲜有在任 CEO 出书写回忆录的,因此这本书更多是分享他现在的旅程,希望借此让业界、微软员工和微软生态等共同参与微软的这场转型变革。

“为什么微软会存在?我在微软的新角色中将启到什么样的作用?” Hit Refresh 试图分享纳德拉对这些最基本企业逻辑的思考。纳德拉在 Hit Refresh 中不断强调微软新价值观 “ Empathy ”(同理心、同情心)和 “ Growth Mindset ”(成长型思维),而为了让业界更加深刻理解这些新价值观,纳德拉罕见地分享了他个人生活中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不求上进”的早年生活




与大家心中对 CEO 的印象不同,作为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的 CEO,纳德拉并非出身名校。少年时期的纳德拉酷爱板球(Cricket),这项起源于英国运动在英联邦国家非常盛行,印度也不例外。在 1947 年脱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后,板球继续受到印度人民的追捧而最终成为了国民运动。而纳德拉在印度板球运动的早期,就深深喜爱上了这项运动,迄今仍是纳德拉的热情所在。

纳德拉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就入选了印度政府行政局 IAS(Indian Administrative Service)官员,IAS 在 1947 年以后负责管理英国离开以后的印度国家。纳德拉的父亲本来计划到美国深造经济学 PHD,但在 1960 年代被选入了 IAS,于是年纪轻轻就执掌有着上百万居民的印度行政区。

1967年,纳德拉出生于印度第四大城市、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首府海德拉巴(Hyderabad)。纳德拉在幼年时期随着他父亲的岗位轮换而辗转于印度安得拉邦的多个行政区,纳德拉的父亲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而纳德拉的母亲则是一位大学的梵语教授。虽然纳德拉的父亲是一位严格的终身学习者,但 纳德拉的母亲却非常宽容而强调生活的平衡。

纳德拉母亲的金句之一是:按你自己的方式做你自己的事情,当你专心于做自己事情的时候,节奏就会随之而来;只要你能享受自己做的事情,全心全意把事情做好,而且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一个诚实的目标,生活就不会让你失望。

在母亲的影响下,纳德拉可以不必像其他 IAS 官员孩子那样追求学业成就,而有时间和机会追求自己所喜欢的板球运动。当然,纳德拉父母对于纳德拉的宽容,还因为在纳德拉约 6 岁的时候,比他早 5 个月的姐姐去世了,这对纳德拉的父母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但也放松了对纳德拉的要求。

纳德拉母亲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养育孩子、为人妻子、印度社会巨变以及印度传统对妇女的束缚之间周璇,而纳德拉父亲则需要经常长期驻守到远离家庭的行政区,这些都塑造了纳德拉母亲的价值观,再反过来深远影响了纳德拉的世界观与价值观。

纳德拉幼年时上的印度幼儿园信奉 Jesus 和 Mary,在 15 岁的时候他的家庭停止了四处漂泊,纳德拉也得以上海德拉巴公立学校(HPS)。在海德拉巴公立学校,纳德拉隶属于纳兰达(Nalanda)学院,纳兰达的名字源于印度一个古老的佛教大学。纳兰达学院由多种宗教信仰的学生组成,包括:穆斯林、印度教、基督教、印度锡克教等。而学生们大都来自印度精英阶层,也有来自部落的孩子。纳德拉的宿舍,就有来自印度各个经济阶层的孩子。在人生早期就接触丰富的思想,也是后来纳德拉成功的重要原因。

而海德拉巴公立学校的校友中,有后来的 Adobe 公司 CEO Shantanu Narayen、MasterCard CEO Ajay Singh Banga 等以及一众知名的议会领袖、影视明星、运动员、学者和作家等。海德拉巴公立学校的教育方式,并不强迫学生一定要在学习上有所造诣,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选择方向。在海德拉巴公立学校期间,纳德拉也没有在学习上有突出表现,而是痴迷于板球运动。以至于他的父亲被派到位于曼谷的联合国办公室工作时,纳德拉拒绝了到曼谷的国际高中念 11 年级和 12 年级的机会。

纳德拉回忆他在 12 年级时的梦想时,他会说上一个小型的大学、为海德拉巴打板球以及最终到银行上班。纳德拉在学生时代的工作梦想就是到银行上班,这个梦想在纳德拉到微软工作的早期也没有放弃。实际上,纳德拉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孩子。

他在参加印度理工大学(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IIT)的入门考试时失败了,IIT 是当时所有印度中产阶段学生的最高梦想。退而求其次,纳德拉上了曼尼帕尔理工学院(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电子工程专业。尼帕尔理工学院并没有特别之处,对于纳德拉来说,选择电子工程专业更有意义。此外,根据纳德拉的回忆,他在曼尼帕尔理工学院交到的好朋友都是充满了创业精神、有目标驱动、有抱负的人。后来的 Nokia CEO Rajeev Suri,也出身于曼尼帕尔理工学院。

从曼尼帕尔理工学院毕业后,纳德拉并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而是报考了美国的几所大学以及印度国内的理工学院,准备继续深造。幸运的是,纳德拉顺利获得了签证,于是他就来到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攻读电子工程专业的硕士,而纳德拉之所以愿意到威斯康星大学学习,还是因为他的一个 HPS 好友在那里读计算机科学专业。

纳德拉在书中说,他在早年很幸运地赶上了历史性的机遇:印度脱离英国而独立、美国民权运动(导致改变了美国的移民政策)以及全球性的科技繁荣。这几个趋势相交影响,让纳德拉在 1990 年代就以软件技术专长的身份来到了美国,恰逢全球技术繁荣的前期。这个情节,“基本就像中了彩票一样”,纳德拉在书中直言。

1990 年,纳德拉毕业后第一份硅谷工作就是 Sun 微系统公司,Sun 那时是工作站技术之王,汇集了一大批技术精英,包括 Scott McNealy 和 Bill Joy 两位创始人、Java 发明人 James Gosling、以及后来谷歌 CEO Eric Schmidt 。纳德拉在 Sun 从事了两年的 32 位工作站编程,1992 年纳德拉得到了微软的一份工作,负责推广当时刚诞生的 32 位 Windows NT。Windows NT 后来成为了 Windows 的基础,甚至今天的 Windows 10 也是基于最早的 Windows NT 框架。

当纳德拉获得微软的工作时,他刚考取了芝加哥大学的全职 MBA,同时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银行工作梦想,他想等拿下了 MBA 就转到投资银行工作。但招聘 纳德拉进微软的人强烈建议纳德拉加入微软,于是纳德拉一边全职工作,一边周末飞到芝加哥上兼职的 MBA 。两年后,他拿下了 MBA 文凭。

遭受人生重大打击




1992 年,纳德拉迎来自己人生的一大喜事,迎娶了妻子 Anu 。Anu 是纳德拉父亲在 IAS 同事的女儿,也是纳德拉中学和大学的校友,两人在许多方便都非常相似,两方家庭也互知很久了。于 1992 年 12 月,两人结婚了。

一个故事是两人结婚后,Anu 需要到美国来陪伴纳德拉,而当时纳德拉已经有美国绿卡。根据美国移民法案,Anu 初次申请签证时就被拒签了,因为她嫁给了有美国永久居民权的人。当时微软的律师也告诉纳德拉,如果 Anu 想要获得绿卡,至少要等 5 年或更久。正当纳德拉打算辞职回印度时,微软的律师告诉了纳德拉一个不可思议的方法:放弃美国绿卡,重新申请 H1B 工作签证,这样两个人都可以凭 H1B 来美国,因为 H1B 签证支持夫妻双方都在美国工作的,获得签证。

纳德拉就这样放弃了美国绿卡,与 Anu 一起申请 H1B 签证,并且顺利拿到了 H1B 签证。1996 年 8 月,纳德拉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儿子 Zain 出生了。之后,纳德拉又有了两个女儿。但 Zain 的出生,彻底改变了纳德拉的人生。

Anu 在怀 Zain 的时候,Zain 意外在宫内窒息,由此导致 Zain 一生下来患有先天性脑部麻痹。Zain 从一生下来就住进了 ICU 儿童重症监护室,此后长期每天接受各种治疗,而且还有过几次重大手术,这些都让 Zain 长期居住在西雅图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直到 Zain 成年早期。Anu 为了照顾儿子而放弃了自己建筑师的职业生涯,而纳德拉在儿子出生后两三年内也一直在自责,甚至在人生最绝望时刻寻求佛教义的精神支持。

Zain 让纳德拉领悟到了,人生的问题并不能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解决,很多时候只能学会与之相处。纳德拉本身并不是一个宗教徒,但释迦摩尼的教义和 Zain 的存在,让纳德拉明白了只有经历过人生的跌宕起伏,一个人才能明白如何培养同理心、同情心(empathy);为了不再受到人生困苦的折磨,或至少受磨难的时候不那么痛苦,人要学会与人生无常的和谐相处。

纳德拉认识到,只有深刻理解了人生无常,一个人才能达到平静的心态,不会因为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而过于激动。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才能真正产生同理心、同情心(empathy),真正对周围的一切产生恻隐之心(compassion)。

而纳德拉对于科技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在于科技超过了生意,科技支撑了 Zain 所使用过的监护设备、电脑、治疗设备等,如果科技出了问题就是生命的危险。而科技又让 Zain 能做到更多,当 Zain 不能用手来切换自己喜欢的音乐时,三个高中学生开发出了能用于轮椅的传感器,让 Zain 用头部摆动就能切换音乐。

对于人生无常的深刻理解,还让纳德拉在成为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一路看到的不是别人的缺点,而是别人的优点。“作为一家公司的高管,你的工作就是在烂泥滩里发现玫瑰花瓣。”纳德拉甚至在书中用了一句不那么恰当的比喻。 纳德拉希望让人们停止互相指责、仅看到别人的问题,而是要开始认识到别人的伟大之处,同时还要帮助更多的人互相认识到对方的伟大之处。

纳德拉认为,现实生活中永远存在着各种限制,领导者的任务就是要鼓舞大家克服各种限制、解决问题,“make things happen(有所作为)”。

纳德拉在书中提出了微软领导力的三原则:

一是让事情变得简单、清晰。在工作中会有各种噪音,领导者的任务就是要分辨噪音中的真信号,抓住事物的本质,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纳德拉说他不想知道谁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他想知道的是谁能把智慧带入工作,建立起团队的深入共享理解、制定行动的方向。

二是领导者要能在团队和公司内外部激发正能量。领导者要能激发乐观的态度、创意创造力、共享的承诺,以及无论在好时光还是在坏时候都能成长。这样的领导者能创造让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最好的工作环境,让组织和团队每一天都更强壮。

三是要找到方法、实现成功,“make things happen(有所作为)”。这意味着找到人们喜欢的创新,并激发员工据此工作,在长期成功与短期获胜之间找到平衡,以及在找解决方案的时候更具全球化思维、更少受思维的限制。

纳德拉的一个女儿患有学习困难症(learning Disability),为了帮助女儿克服学习障碍,纳德拉与 Anu 首先一起自我教育,其次他们在加拿大温哥华找到了一所专长于儿童学习困难症的学校,为此他们展开了温哥华、西雅图两地生活,一方面为了照顾西雅图儿子的治疗,一方面要到温哥华确保女儿的学习进度。Anu 在下雨天、下雪天、黑夜里不停的驾车往返于温哥华、西雅图之间的上千公里,而纳德拉则在周末替换 Anu,如此 5 年。

在温哥华的学校里,来自全球各地的家长和学生,因为共同的问题,聚集在了一起。纳德拉理解到,这是全球普遍性问题,而应对全球普遍性问题就需要全球普遍性同理心与同情心。“同理心和同情心,这是看不见的价值,但却是全世界共同共享的价值观。”

而在应对女儿的学习困难症的过程中,Anu 给了纳德拉一本书,想两个人共同学习其中的方法和技巧,从而面对和解决女儿的问题。这本书是 Mindset: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其中就讲述了固定型思维和成长型思维(Growth Mindset)。

具有固定型思维模式的人,相信自己是最聪明的人,在面对挑战的时候,他们选择那些能明确证明自己能力的任务,而放弃那些可能会导致失败但却能开辟一片新天地的任务;而具有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却与之相反,他们具有好奇心、喜欢接受挑战、喜欢在挑战和失败中不断学习和成长、喜欢在不确定中胜出。克服困难的方式,是相信你能克服困难,尽管你还不知道如何克服困难。这就是成长型思维。

“今天的领导者进入‘战场’的时候,特别是在面对社交媒体的喧嚣时,很容易被诱惑做一些能立刻满足当下的决定。但我们要跳过短期的眼光,也不要过于在乎那些今天或明天发出的 tweet 或新闻。理性判断、自我承诺,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也是对我周围领导者们的期望。勇敢做出决定,但不要期望获得一致赞同。”

按照纳德拉母亲的金句,就是要找到自己的节奏。微软历史上第三任 CEO 带领着微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转型,背后就是纳德拉一个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友、为人师的综合人格力量。而微软在最近三年所做出的大胆而前所未有的决策,背后是纳德拉对世界、对人生、对人性的深刻理解,这些理解都源于纳德拉所承受人生大苦。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纳德拉在书中引用诗人 Rainer Maria Rilke 的诗句,大意是未来之路早已经种在了每个人当下的心里,每个人今天所经历的过程就已经决定了未来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浙ICP备11025431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微信: inan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