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巴勒斯坦两大仇敌和解 建国梦仍遥遥无期_搜狐社会_搜狐网

【组图】巴勒斯坦两大仇敌和解 建国梦仍遥遥无期_搜狐社会_搜狐网

时间:来源:望远鏡

原标题:巴勒斯坦两大仇敌和解 建国梦仍遥遥无期_搜狐社会_搜狐网

原标题:巴勒斯坦两大仇敌和解 建国梦仍遥遥无期

巴勒斯坦和解政府正式接管加沙地带

文|李晓萌

“我看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开心和高兴,但我对这个结果实在不抱任何希望。事实上,在巴勒斯问题的解决上,很多事情都只是停留在纸上,任何的国际法都没有被应用和尊重,” 巴勒斯坦人Shereen告诉搜狐号“世道”。

当地时间10月12日,分裂十年并分别控制巴勒斯坦两大地区的政治派别—法塔赫与哈马斯在埃及首都开罗签署和解协议,哈马斯同意将其控制的加沙地带的行政权暂时移交给其对手法塔赫政府,以此结束长达十年的对峙。

这被看作巴勒斯坦在经过几十年的战争的苦难之后由分裂走向团结的的一步,然而离乐观人士宣称的“建国梦”,还为时过早。

加沙十年:哈马斯撑不下去了?

如今已经生活在土耳其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巴勒斯坦人告诉“世道”, “这只是一个谎言—这个和解只是为了两个政党联合起来干掉其他政党的一个方式,并让那些政客从别的国家,比如约旦,得到更多的钱,但人们实际上什么都不会得到,而西岸人的生活还是会像原来一样没有好的医疗系统和教育系统,但如果他们能掌控西岸和加沙一起,就会变成独裁者。”

2007年哈马斯通过武力从法塔赫手里夺取了加沙的控制权,在哈马斯控制加沙的十年里,“加沙相对孤立,特别是民生,人民生活非常悲惨,”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告诉搜狐号“世道”,自从2008年开始,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发生三次战争。

此外,法塔赫一直对加沙地带进行制裁,包括削减对加沙的电力供应,并停止支付加沙重要的经济来源—政府公务员工资。战争和制裁导致加沙地带民不聊生,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加沙年轻人中的失业率已经超过60%。

“联合国发布的一系列有关加沙的报告,提高了国际社会要求改善加沙人们生活水平的呼声,这对哈马斯造成很大的压力,”余国庆告诉“世道”。联合国巴勒斯坦工作队今年7月发布了一份名为《加沙十年》的报告,报告中指出,若加沙当前的危机得不到扭转,预计2020年加沙将变成一个“无法居住”的地区。对于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来说,这份和解协议意味着,他们可以暂时脱离电力以及医药短缺的境遇。

加沙一名男子在埃及国旗前庆祝和解协议签署 来源:路透社

“周边环境的不利也迫使哈马斯做出这个决定,埃及、沙特等国家与哈马斯关系紧张,目前只有伊朗支持哈马斯政权,哈马斯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越来越孤立,为了使自己的政治空间重新获得认可,哈马斯只能与法塔赫和解,建立联合政府。” 哈马斯长期受到伊朗和叙利亚什叶派势力支持,2013年埃及伊斯兰派穆尔西政府被军方推翻之后,阿拉伯国家中形成了一个以埃及为首的新联盟,包括沙特、阿联酋以及约旦,在以色列与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之间的战斗中,实际上站在了以色列一边。

内忧:和解建国仍困难重重

在哈马斯单独控制加沙之前,大约有58000公务员在加沙的公共机构工作,但在法塔赫退出加沙地带后,要求加沙的公务员停止工作,但仍然为他们提供薪水,为维持加沙政府的正常运作,哈马斯雇佣了大约5万名员工为自己政府工作,建立了与法塔赫平行的行政系统。根据12日双方达成的协议,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组成一个包括至少5000名军官的联合警察部队,并将其各部门合并。一位哈马斯官员表示,他们将协商纾解肿胀的公务员制度,削减20万个工作岗位中的4万个。

埃及决定将11月21日定为下一步进程的解决日期,届时巴勒斯坦各派将在开罗举行会议,开启对巴勒斯坦团结政府的谈判。一些巴勒斯坦官员表示希望在1月份之前可以形成这个政府,但事情的发展还将取决于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加沙的变化。

但是和解之后巴勒斯坦的建国之路依旧困难重重,余国庆告诉“世道”,““法塔赫与哈马斯控制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两个区域相对孤立,以色列控制了加沙所有的陆海空交通,西岸人不能自由进出加沙,要通过第三方如埃及绕道前往,将来统一的行政管辖要面临包括人员、信息、交通等各方面的问题,所以和解很可能只是加沙人归入巴勒斯坦执政府进行管理,但现在加沙的管理仍由哈马斯管理。”

巴勒斯坦人Shereen看到这个新闻之后虽然很开心,但是他并不理解和解到底是什么,他告诉“世道”, “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在媒体称哈马斯为圣战者和恐怖分子多年以后,突然一改口风将其视为和平的一方?我对巴勒斯坦的政治和政客都已经非常失望,我对他们并不抱有任何好的看法。我不明白那些政客为什么可以成为领导人,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只是在不停的加强自己的控制,他们逮捕人民并帮助以色列实现他们的计划。他们把人民当作借口来获取国际援助和金钱帮助等。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帮助人民,我认为这是腐败。”

在被问及和解会不会对巴勒斯坦人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时,Shereen告诉“世道”,

“对于巴勒斯坦人的生活不会有很重要的影响,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老城希伯伦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举例,这件事的确让我们都非常开心,但并没有解决犹太定居点问题,反而让以色列将希伯伦变为自己的行政直辖市。”

外患:以色列绝不会承认

Shereen的说法并没错,事实上,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难以调和,希伯伦距耶路撒冷40公里,有至少3000年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城内的易卜拉欣清真寺是伊斯兰教圣地。同时,这座清真寺所在地也是犹太教圣地,被称为先贤墓,又称教祖陵寝,这个清真寺成为巴以冲突的代表。

曾经在希伯伦工作过的杨茜雯告诉“世道”, “1994年2月25日发生的震惊世界易卜拉欣大惨案见证了巴以之间难以调节的冲突,由此这个清真寺现在一半是穆斯林清真寺,一半是犹太人的教堂,但当时因为巴勒斯坦人是拿防火器材打死的易卜拉欣大惨案的凶手—犹太人巴鲁克·戈登斯坦,因此至今犹太教堂都没有安装防火器材,为此当地NGO组织也一直为如何有效进行防火控制而挣扎。”

针对哈马斯与法塔赫达成的和解,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反对任何不包括“接受国际协议,承认以色列和解除哈马斯”的和解。内塔尼亚胡在Facebook上的一篇文章中说,法塔赫与哈马斯的和解将使“和平难以实现”, “与凶手达成的协调只能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在和解进程中,余国庆认为最大的障碍是以色列,他告诉“世道” ,“以色列不会为双方的领土以及行政沟通创造顺利的条件,以色列会阻止哈马斯在西岸进行扩张,同样由于以色列的存在,法塔赫也不会像上世纪90年代重新在加沙建立一套完整的行政体系。如果以色列不改变对哈马斯的政治立场,仍然将其看成是恐怖势力,巴勒斯坦还是很难将两处地方处于完整的行政管理之下。”

从愿望上讲,两方的联合是想使整体力量在国际上得到体现,但是行政上的重新统一很难推动犹太定居点或者1967年边界问题的解决,这些问题解决的关键也是以色列,如果以色列不放慢建立定居点的步伐,巴勒斯坦在短期内走上建国的路也是很难的。

(特别感谢杨茜雯对本文采访的帮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浙ICP备11025431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微信: inaniu!